返回

乱世妖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 www.wanantxt.net
东方欲晓,曙光印染半边天,雕梁画栋、金碧辉煌、巍峨壮丽的凌波宫矗立在晨光中,高大宏伟的城墙及雄伟壮观的城门皆显露雄姿,阙楼插满五彩缤纷的旗帜,悬挂大红灯笼。全\本\小\说\网

金铺玉户,华榱璧-,雕楹玉碣,重轩镂槛,墙上壁带以金丝为镂,嵌上珍珠、翡翠,富丽非凡,殿堂各处铺着红地毯,精美绝轮的陈设令人眼花撩乱。

数百名绝色女子,轻移金莲缓步进入逍遥殿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一定要成为舜天王的嫔妃,光耀门楣。

漫长等待,却未见王入殿。

许久过后,宫中总监入内,命命她们离殿返宅。

众女子百思不得其解,今日明明是王要选妃的日子,为何未见王的身影,便要她们离开?

但也没人敢询问宫中总监,只得领命退离殿堂。

待那群女子离开后,站于殿外的数十名宫监吓得冷汗不断自额间渗出,等着被责罚。

「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找不到王?每个地方可都找过了?」宫中总监拉长老脸,神情不悦。

宫监们连忙点头,「都找过了,就是不见王的身影。」

蓦地,宫中总监念头一转,大声问道:「小业子在否?」

「不在。」宫监们纷纷摇头。

宫中总监无奈的仰首,叹口气。

他国君王早已立后,就只剩下王尚未立后,今日特地举办选妃大典,好让他挑选嫔妃,日后更可在其中选出王后,让舜天国皇族后继有人。万万没想到王竟又微服私行,摆明了对选妃毫无兴趣。

选妃立后一事势必得延期,何时再次举办?就怕遥遥无期。

******bbs.fmx.cn***

缘山绕谷,林木蓊郁,丘陵起伏,石谷嵌岩,高低错落,一名身材高壮的俊逸男子在林间缓行,欣赏周边美好景色。

男子身着一袭深蓝云菱纹衣袍,脚踏龙鳞纹长靴,手执缀着金色流苏的绢扇,长发以浅蓝镶金发带束起。

性格有形的剑眉底下是双深邃迷人的黑眸,眸中带着温和笑意,高挺鼻梁底下的丰润微漾着笑,器宇轩昂,丰神俊朗,不同流俗。

身后紧跟着一名矮小少年,神色不安,额间布满冷汗。

男子头也不回,轻声问道:「今儿个气候凉爽,你怎么满头大汗?」

少年讶异,以为男子背后竟生了眼,未转头就能瞧见他此刻的模样,但随即垮下肩膀,一脸哀伤。

「王,你私自离宫,将选妃一事置若罔闻,又命令小的陪你同行,待小的回去,一定会被总监责罚。」

「小业子,你忘了我说过的话?」男子眉峰一皱。既然已离宫,就别再提那里的事,以免惹他心烦。

小业子连忙用力掌嘴,「该打,真该打,爷……请你饶了小的一命。」还好此处四下无人,若是被人发觉王的身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「这次我就先不跟你计较,倘若再犯,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泡酒。」玄郸径自往前迈步。

小业子噤若寒蝉,连大气也不敢吭一下,深怕再多嘴,自己的舌头真会被割下来泡酒。

玄郸环顾四周,此地虽位于舜天国境内,但他却是第一次来到。

「小业子,我们以前有来过此地?」

小业子连忙往四周望去,「回禀爷,并没有。」可别看他年纪小,记忆可惊人,哪儿去过,哪儿没去过,全记得一清二楚。

「是吗?」玄郸沉思一会儿,随即往密林深处走去。

他身后的小业子可紧张了,连忙问道:「爷,你打算上哪去?」他怎么越来越往内走去,要是一入夜,找不到路回来,该如何是好?

「怕什么?真要是找不到路回来,咱们就夜宿郊野。」玄郸轻笑出声。这小子在想些什么,他怎么会不明白。

小业子垮下脸,就怕听到他这么说,遂好心劝告,「爷,野地蚊蚋甚多,入夜后气温骤降,一不小心很容易染上风寒。」

「小业子,今儿个的你可真多话,舌头就这么想泡酒?」玄郸停下脚步,转过身,笑-了眼。

一瞧见他的笑,小业子吓得头皮发麻,直打哆嗦。他打从出娘胎,天不怕,地不怕,唯独就怕王露出笑容。

古人云:伴君如伴虎,此话真是说进他的心坎里。

前方不远的山林内,有道白烟袅袅升起,一定是有人居住于此,正准备烧柴煮食。玄郸见小业子脸上有些疲惫,两人也尚未用膳,遂朝密林深处走去。

小业子紧跟在后,「爷,你打算做什么?」

「你肚子不饿?」他笑问。

「饿,当然饿。」小业子点头如捣蒜,都饿得头昏眼花了呢!但随即念头一转,连忙问道:「你该不会打算要向人要些食物充饥?」

「正是。」玄郸的笑容更为扩大。

「爷,这可万万不行,要是你被人认出身分,在膳食中下毒,那怎么得了?」小业子连忙跪下,抱住他的腿。

玄郸低头看着他,眼底蕴含着怒火,「既来之,则安之。只要你别多嘴,说错了话,自然不会有人认出我的身分。」

小业子自然也看出王那双笑眼里所蕴含的怒气,连忙放开手,不敢再阻挠,起身与他一同迈步朝密林深处走去。

好半晌,抵达一间位于密林深处的简陋木屋。

耀眼阳光穿过林叶间的缝隙,洒落在一名坐于木屋前方的老妇身上,林间雀鸟仿佛早已与老妇熟稔,在她身旁啄食,毫不畏惧。

玄郸-起黑眸,看着眼前情景,并未往前迈步。在这林中竟会有如此年迈的老妇独居?

王怎么停下了?小业子不解的往前走去,双脚踏在落于泥地的枯黄落叶,发出沙沙声响。

雀鸟受惊,振翅高飞。

原本低头沉思的老妇立即抬起头,朝发出声响的方向望去,眼底有着讶异,似乎讶异会有陌生人来访。

小业子一见眼前是名满脸皱纹的老妇,立即笑着步上前,「抱歉,害-受惊了,咱们可不是什么坏人,只想向-讨些吃的,不知是否方便?」

老妇看了他们一眼,指着一旁的木椅,示意他们坐下,随即弯着腰,缓缓步入屋内。

小业子笑着朝身后的玄郸招手,「爷,你快来啊。」

玄郸对小业子毫无防备就奔向前的行径,与方才一脸担忧会有人在膳食中下毒的模样截然不同,不知该笑他还是骂他。

玄郸缓步上前,坐了下来,开始环顾四周的一切,暗自沉思不语。

好半晌,老妇自屋内步出,将两碗白粥递给他们。

小业子早已饿坏,趁着热,一口饮下。

但下一瞬,他将口中的粥全数吐出。

「哇,怎么这么难吃?」难吃到令人难以下咽,宫中给宫监的膳食可比这个好上千百万倍。

玄郸的视线未曾自老妇身上移开,眼尖的他自她的双手察觉异状,唇畔的笑意更为扩大,并未说破,端起碗,他尝了口味道。

呵……原来如此。

小业子气得想翻桌、想杀人,「老太婆,我们只不过是向-讨些吃的,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们?」

那碗粥是又咸又酸又苦又涩……可说是五味杂陈,粥竟能煮成这样,她这不是故意害他们是什么?

老妇却仿佛什么也没听见,对小业子的叫吼声置之不理,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,径自做事。

小业子气不过,就要上前跟她理论,但他的手臂却被人一把握住,转头一看,只见玄郸正笑-了眼望着他。

「你说谁害你来着?」他笑问。

「爷,我劝你还是别喝那碗粥,那粥的味道真是吓人……咦?你手中的碗怎么空了?」小业子一头雾水。

「当然是全吃进肚内。」他说得理所当然,实则早已暗自倒掉。

小业子一脸难以置信,「怎么可能引那粥明明就难吃到难以下咽啊!」不禁暗自佩服起王的「铁胃」。

玄郸见那名老妇正提着水桶打算离开,遂扬声下令,「小业子,你去帮她提水。」

小业子讶异不已,愣住了。

要他帮忙提水?为什么要?他方才差点被那老妇所给的粥害死,死都不要帮她的忙。

「小业子,咱们受了人家的恩惠,自然就得报答,还不快去。」玄郸的笑容更为扩大,眼底的怒火更炽。

小业子见了却是冷汗直流,连忙往老妇的方向奔去,「请-行行好,让我帮-提水。」若不帮她,他就没命了。

老妇只得将手中的水桶交给小业子,伸手指向前方。

「-是说那里就可以找到水了吗?」

老妇点头。

小业子不敢迟疑,连忙往她所指的方向奔去,怕要是耽搁了,一返回宫就会被王砍头。

老妇看着小业子离开的背影,随即转身返回屋内。

玄郸起身,跟在她身后,「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?」

老妇摇头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。

玄郸看着她拿取物品的双手,「如此光滑细致无瑕的双手,应该不属于住在山林中的老妇所拥有。」

老妇惊讶不已,连忙将手藏在身后。眼前这名相貌俊逸的男子太过精明,令她不得不提防。

玄郸半-锐利黑眸,仔细在她布满皱纹的脸上梭巡一回,瞧见下颚处有道细微接缝,又见她那双清澈眼眸尽是警戒,遂轻笑出声。「-用不着那么怕我,我并不是什么吃人猛兽。」

老妇转身步出木屋,不愿与他太过靠近。

好半晌,小业子终于提水回来,交给老妇,深怕王不知道般,扬声说道:「爷,我把水提回来了。」

玄郸仰望天空,夕阳余晖落在西方天幕,东方逐渐升起一弯皎洁银月,笑看着站得离他极远的那名老妇。

「不好意思,可否在此借住一宿?」呵,她可真怕他啊!

小业子连忙点头,「是啊,-就看在我替-提水回来的份上,让我们暂住一宿,明日一早便离开。」

他一点都不想野宿,怕极了那些会吸人血的蚊蚋,光想起来,就全身发痒,难受得很。

老妇看着他们,想拒绝,却又无法开口,最后只好点头答允。

入夜,小业子可不敢再让那名老妇煮食,遂亲自下厨,以免他与王会因为食物中毒,丧生于此密林内。

用完晚膳,在老妇的坚持下,小业子与玄郸一同躺卧在屋内唯一的木床上,闭目休憩。

早已累坏的小业子,头才一沾枕,立即熟睡,传出均匀的呼吸声。

玄郸双目轻闭,呼吸声沉稳,久久并未睁眼。

趴在椅子上的老妇假眠,见他们两人皆已熟睡,这才缓缓站起身,轻手轻脚地拿着烛台推门离开。

待老妇一步出木屋,玄郸立即睁眼,看着那扇被掩上的门扉。深夜外出,所为何事?他一定会查明清楚。

原本高悬天际的银月被云雾彻底遮蔽,原本尚有月光
看小说就来晚安小说网 m.wanantxt.net

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