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世妖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章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 www.wanantxt.net
舜天王派遣大军前往一座密林搜查一名女子的消息,立即传遍舜天国各地,无人不知晓。\x.cn***

在通往昭阳城的一座城镇,熙来攘往,毂击肩摩,那出进的行人、轿子、马车络绎不绝。

蓦地,下起滂沱大雨,摊贩连忙收起贩卖的物品,行人赶忙躲进一旁店家躲雨,原本门可罗雀的茶馆顿时高朋满座,热闹滚滚。

掌柜忙着招呼客人,店小二忙着送上茶点、倒热茶,供客人祛寒。

一名衣衫褴褛、满头灰发的老妇欲入内躲雨,被眼尖的店小二瞧见,连忙将她赶走,以免影响其他客人饮茶的兴致。

「闪边去,这里可不是-这肮脏老妇该来的地方。」店小二将她推出茶馆,才不在乎她是否会被雨淋湿。

老妇全身早已被大雨淋湿,但没有任何一问店铺愿意让她躲雨,她只得在雨中缓缓前进,寻找栖身处所。

世情看冷暖,人面逐高低,由此可见一斑。

蓦地,雨停了。

老妇抬头一看,只见一把油纸伞为她遮蔽大雨,顺着握着伞柄的大手看去,她讶异得瞪大双眸。

怎么会是他?

玄郸笑-了眼,将她一把抱起,完全不在乎她身上的脏污是否会弄脏身上的华服,单手撑着伞,为她遮雨,缓缓往前步去。

沓琉不相信自己竟又会遇见他。难道这一切真是命中注定?

往前步去,一辆马车早已在城门处等候,他抱着她坐上马车,马车夫立即驾马往前驶去。

「你怎么会认出我?」她不得不问。

玄郸抿唇一笑,并未答腔。

她的身影早已烙印在脑海里,怎么也挥之不去,就算她易了容、换了张人皮面具、换了套衣衫……他也还是能一眼认出她。

沓琉又见他身上的银月缎衣袍被她脏污的衣衫弄脏,想伸手为他拭去,却反而弄得更脏,身上又没有任何物品可为他擦拭,她又气又恼。

「不必费心,我不在乎这点脏污。」玄郸一把握住她的柔荑,自怀中掏出银缎方巾,动作轻柔的为她拭净双手与面具上的脏污。

沓琉凝视着他,他是如此深情与温柔,但她是怎么也配不上他,收回手,撇开眼,「别待我这么好,我对你而言不过是个陌生人。」

玄郸轻笑出声,「这点很快将会改变。」他可以向她保证。

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她不解。

「我要。」玄郸说得肯定,眼底更有前所未见的坚定。他要她,任何人都不能改变这项决定。

沓琉紧拧眉头,「你根本就不了解我,凭什么要我?」可笑!

「就凭-知道了我是舜天王,却还执意从我身旁逃开,这一点就足够。」玄郸的笑容更为扩大。

沓琉倒怞一口气。他知道她那晚装睡?

「-全身充满警戒,不愿与人太过亲近,才会选择独居山林,在被我强行带走的情况下,是绝不可能轻易入眠。」

但那日他也太过大意,竟因为一时疲惫而熟睡,才会让她有机会自身旁逃离。

「那晚你是故意在试探我?」她难以置信,圆睁双眸。他这人善于心计,她敌不过他。

玄郸勾勒出一抹笑。

他不要一名只爱他的权势与地位的女人,他要的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奇女子,而她就是他要的女人。

沓琉神情复杂的望着他。是否该庆幸他喜欢她,而不是她的敌人?要不然她铁定没命。

马车在滂沱大雨中缓缓前行,最后来到一座雕粱画栋、奢华富丽的离宫。

玄郸抱着她跃下马车。罩手抱着她,另一手撑着拿,穿遇种满奇花异草的庭院,往厅堂步去.

沓琉这时瞧见他的衣衫几乎湿透,而她身上并未沾上任何雨水。他……怎么那么傻?心弦已被他触动,难以自拔的动了情。

进入宽敞、富丽堂皇的厅堂,玄郸仍旧将她抱在怀中,怎么也不愿让她落地行走。

「我可以自己行走,请放我下来。」她不习惯被人一直抱着,尤其是他,那会令她心跳加快。

玄郸笑着摇头,彻底拒绝,爱煞抱着她的感觉。

「为什么不行?」她不禁感到有些气恼。他这人未免太过霸道!

「我就怕一放-下来,-将会趁我不注意时逃走。」他什么都不怕,就怕她又找机会逃跑。

沓琉无奈的叹口气,「这里门禁森严,四处又有守卫重重戒备,我如何能逃?」他多虑了。

「-若能保证不逃,我便放-下来。」他要她的保证。

沓琉望着他的眼,知道她若下点头答允,他一定会一直抱着她,只得点头,「我答应你。」

在他如此柔情的注视下,她很难不点头答允,仿佛被他下了蛊,芳心正一点一滴地往他身上靠拢。

玄郸这才将她放下,并命令宫女前来为她梳洗打扮。

「别叫任何人前来服侍我,我自己沐浴就好。」沓琉眼底有着惊慌、害怕与不安。

玄郸自然也瞧见她眼底的惊慌,虽不明白她在害怕什么,但也只得颔首答允,要宫女们照她的吩咐去做。

沓琉在宫女的带领下,来到寝殿后方的宽阔玉石浴池,见宫女守候在外,并未入内,她这才摘下面具与假发,露出隐藏在底下的绝色容颜。

缓缓怞出固定长发的木簪,任由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直泄而下,褪去身上脏污的褐衣,窈窕娇躯在乌黑长发的衬托下更显白晰劲人。

她缓缓步入注满温热泉水的浴池内,洗净身上脏污,如丝缎般的长发在泉水中浮沉,而在她背上隐约可见一道特殊印记。

沓琉双眼紧闭,沉入泉水中,伸手拥着自己的身躯,轻轻叹口气,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不安与茫然。

她被他掳来,他摆明了就是要她做他的女人,而她不仅没拒绝,反而还接受,这样可好?

蓦地,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她自泉水中抱起。

沓琉讶异不已,抬起头,只见玄郸眉头紧皱,神情有些不悦。

「怎么了?」她惊慌、不解。

「-可是存心想将自己溺毙?」玄郸眼底有着怒火。要是再迟一步入内,搞不好将会瞧见她的尸体。

沓琉想起自己全身,双颊绯红,连忙推开他,伸手护住自己的身子,不希望被他瞧见,但这不过是徒然。

「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……并没有寻死的打算……请你马上离开……」天,她的肯定被他彻底瞧见。

玄郸见她双颊绯红,宛如出水芙蓉,娇艳动人,又见她的曼妙娇躯,有了想要她的强烈冲动,但又怕吓坏她,只得压抑住,转身离开。

沓琉一见他毅然决然转身离开的背影,心情有些复杂,不知该庆幸他没有强要她的身子,遗是该难过她无法引起他的兴趣?

穿妥他派人为她准备的月牙色衣裙,长发随意披散身后,缓缓步入寝殿。殿堂内所摆设的鲜艳花卉,在她面前顿时失色,就连璀璨珠宝所绽放的光芒,也立即在她面前隐去光彩。

宫女们一见她那绝美若天仙的艳丽容颜,全怔住了。万万没料到原本肮脏丑陋的老妇竟会变成天仙,她究竟是施了什么法?

玄郸接过宫女所递来的干净布巾,随即挥手命令她们退离。

沓琉望着他,只见他笑着朝她勾手,她毫不迟疑的走向他,任由他以手中的布巾为她擦干长发。

他厚实的大手无比轻柔地为她拭干长发,并以手指为她梳理……这一切仿佛天经地义,本该如此。

「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」她不禁轻问。他待她越好,她越不知所措,深怕自己会不可自拔的迷恋上他。

玄郸凝视着她那黑白分明、透着灵气的媚眼许久,柔声低语,「因为-值得我付出一切。」

沓琉抬起眼凝视着他那漆黑如墨、布满柔情的深邃双眸,「你根本就不了解我。」他凭什么这么说,还说得如此肯定?

玄郸抿唇一笑。原本不信一见钟情的他,直到在山林中遇见她,这才知道爱上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。

他们之间的相遇,是命中注定的,她这一生只会是属于他一人。

沓琉对他自信十足的笑容感到有些气恼,转身便要离开,却被他一把搂入怀中,寸步难移。

「-想上哪去?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。」玄郸挑眉笑问,可不许她忘了自己所许下的约定。

「你不怕此事传了出去,成了强押民女的昏君?」她皱眉,沉声低问。

玄郸不怒反笑,「我就是要-,就算成为一个只要美女而不要江山的昏君,那又何妨?」

「你!」沓琉气煞。令人难以置信,怎么会有这样的君王?就这么不顾一切,非要她不可?

玄郸搂着她,一同坐在窗台旁,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。

原先的滂沱大雨早已被一弯银月取代,尚未滴尽的雨水,顺着刻有神兽图腾的屋瓦缓缓滴落,落在窗台栏杆上,溅起朵朵晶灿水花。

微风吹来,带来一丝凉意,方才沐浴完的沓琉不禁在他怀中瑟缩。

玄郸解上的衣袍,披挂在她身上,将她整个人紧紧包覆,不让寒风侵袭她娇弱的身躯。

属于他身上的独特气息,立即将她整个人包覆住,令沓琉再也不觉得冷,暖意逐渐涌上心头。

他待她的好,她不是不晓得,但她承受不起。

玄郸握着她的手,摊开她的掌心,在耀眼烛火下,清楚瞧见她的手掌布满伤痕,眼底浮现心疼与愧疚。

「我派人找-许久。」玄郸俯身在她耳畔呢喃,握着她雪白柔荑的力道更为轻柔。

「我知道……」她低垂俏脸。他对她是如此执着啊!

「所以-离开那里,不被我所派出的军队找到。」天晓得她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,而他正是始作俑者。

沓琉不语。她在山林间见到不少官兵四
看小说就来晚安小说网 m.wanantxt.net

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