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乱世妖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章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 www.wanantxt.net
舜天王带着一名女子返回宫中的消息,没多久便传遍整座凌波宫,但那名女子的来历、姓氏却是个谜,无人知晓,就连她的容貌,未曾有人见过。全/本/小/说/网

上至官吏,下至平民,人人都在猜测,究竟是怎样的女子竟会被王看上,亲自带回宫内,并将她安置在他的寝宫内?!

紫宸殿内,香焚宝鼎,紫雾漾漾,珊瑚火齐,络以美玉,玉阶彤庭,翡翠碧树,彩饰纤褥,极其奢靡华丽。

午膳时分,数名宫女手捧漆盘入内,盘中放置各式百味珍馐、佳壳异品、珍奇异果……放满一地,香气四溢。

坐于锦缎绣榻上的沓琉却无心用膳,起身轻移金莲,坐于窗台旁,看着窗外的蔚蓝天空,雀鸟在的琉璃飞檐上跳跃鸣唱。

打从那日被他带入紫宸殿内,仅有几名宫女前来服侍外,就不曾再见到他的身影,她竟涌上些许思念。

一道挺拔身影入内,宫女见状,欲跪地高呼万岁,但他一挥衣袖,众宫女立即退离殿堂。

玄郸看了眼放满一地的珍馐未动,遂迈步往坐在窗台旁的她走去,伸出长臂,将她一把搂入怀中。

「在想什么?」他俯身在她耳畔柔声轻问。

沓琉转头一看,只见他身着以金线绣出龙纹图腾的白袍,头戴金冠,更显器宇轩昂、英姿飒爽。

属于他的温暖体温、独特气息,将她整个人包围,令她感到有些晕头转向,心跳加快。

「没什么。」她双颊绯红,伸手握着他厚实的大手,怎么也不敢说出自己正在想他。

「是吗?」玄郸摆明了不信她的说词。

拥着她往后步去,坐在以金线绣出各式神兽图腾的丝绸毯上,再让她坐在他腿上,举箸夹了块鲜嫩多汁的肉置于她的樱唇前,「张口。」

沓琉本想拒绝,但见他态度强硬,只得轻启红唇,任他喂食。

「妳该多吃点。」玄郸笑看着她。她的身子太过纤细轻盈,仿佛风一吹便会将她带王远方。

沓琉双颊绯红,「你这是在取笑我?」

玄郸见她露出娇羞神情,心神一震,伸出修长手指轻轻抚上她细致绝美的容颜,庆幸自己那日微服私行,遇见了她。

沓琉凝视着他那布满柔情的双眸,胸口逐渐被爱意填满,世上有几个女人能像她这样,被如此俊逸潇洒的男人宠爱……

蓦地,过去的事浮现脑海,令她脸色煞白,连忙撇开脸。她在想什么?怎么能接受这一切?怎么能忘了那些事?

玄郸自然也瞧见她脸色惨白、身子微颤。

究竟是什么事令她如此害怕?想起她当初在山林中对他说过的话,说她今生注定只能独活,无法与他人相处,原因何在?他一定会查明。

将她拥入怀中,他在她耳畔柔声低语,安抚她不安的情绪,「别怕,这里绝不会有人伤害妳。」

沓琉轻轻推开他的拥抱,神情无比哀戚。她怕的不是有人会来伤害她,而是她会害了他。

她的一切,他并不明白,倘若他知道了,又怎么还会要她?

玄郸瞅着她那蕴含着哀怨的艳丽双瞳,径自起身离殿。

沓琉望着他离开的身影,压下唤他留下的强烈念头。她知道自己已惹恼他,但她这么做全是为了他好。

玄郸一步出紫宸殿,比了个手势,护卫罗威立即上前。

「立即派人彻底查清她的一切,不得有所隐瞒。」

罗威领命退离。

玄郸转头看着身后的奢华殿堂,她的心若寒冰彻底冰封,无人可靠近,若她不打算说,他自有办法找出她所隐藏的秘密。

不愿逼她,反正他多的是时间与她相处。她的心,总有一天会是属于他的。

******bbs.fmx.cn***

天色未明,晓星犹在,众臣鱼贯进入逍遥殿朝觐。

玄郸身着龙袍,头戴冕旒,气势非凡,端坐在黄金九龙椅上,睨着底下文武百宫。

「今日众臣有何议事?」

剽骑将军侯赐步上前,「微臣有一事禀报。」

玄郸颔首,「但说无妨。」

「臣最近听闻民间有人大量搜罗铁器,更有一些懂得打造刀剑的铁匠也无故失踪,特请王派人明查。」

玄郸冷眼睨着一旁的太尉董壤与丞相李滔,嘴角浮现一抹笑。「太尉与丞相认为如何?」

李滔额间淌下冷汗,故作镇定,「微臣认为事关重大,应由董太尉前去处理,彻底查明。」

董壤同样冷汗直流,「微臣愿为王分忧解劳。」

玄郸早已将他们畏惧的神情看在眼底,但仍展露微笑,「有劳两位爱卿,日后一定重重有赏。」

这时,礼部尚书步上前,「王尚未进行封授贵妃仪式,微臣已选妥良辰吉日,敬请王过目。」

玄郸再看了太尉董壤与丞相李滔一眼,见他们暗中喘气,似乎放下心来,不禁绽出一抹笑,「此事尽速完成,一切交由爱卿处理。」

众臣闻言,皆在猜测,究竟那名女子是谁?为何王如此迫不及待的要将那名女子封授为贵妃?

董壤与李滔相视一眼。王此刻宠幸一名女子,对他们而言可说是极佳良机。

玄郸自然也将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在眼底,倒不说破,静观其变,等着看他们打算怎么做。

见无人再上奏,玄郸随即一挥衣袖,宣布退朝,起身径自返回天禄殿,再派人宣剽骑将军侯赐入内。

不一会儿,侯赐进入天禄殿。

玄郸冷眼睨着他,「朕知道你对本王忠心耿耿,但若太过着急而打草惊蛇,绝非明智之举。」

侯赐闻言,如遭雷击,立即屈膝跪下,重重叩首,「王,微臣愚昧无知,恳请王宽赦,给微臣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」

玄郸心生一计,随即扬声,「朕立即除去你剽骑将军一职。」如此一来,才可减低董壤与李滔的警戒。

侯赐胸口一阵闷痛,都怪自己莽撞,惹恼了王,才会导致如此。

玄郸见他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痛模样,不禁轻笑出声,「朕尚未说完。」比了个手势,要所有宫监离殿,再命令侯赐起身上前。

侯赐立即上前,玄郸在他耳畔低声交代,侯赐这才明白王的用意,随即抱拳领命,退离天禄殿。

玄郸单手支额,脑海浮现沓琉艳丽绝轮的容颜,神情放柔。

自从有了她的存在,让这充满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的凌波宫,至少不再那么令人憎恨。

玄郸起身离殿,乘坐御辇前往紫宸殿。推开沉重的镶金门扉,却不见她的身影,一问之下,才知道她与宫女一同前往御花园。

越过碧绿流水之上的曲折石桥,一旁牡丹盛开,花团锦簇,花瓣上尚沾着露珠,在阳光照射下似璀璨珍珠闪闪发亮,彩蝶无数,花间飞舞,在阳光下抖落五彩纷呈光芒。

穿过牡丹园,他停下脚步,看着眼前美景。

一名身着银白色衣裙的女子屈膝跪在葱郁草地上,头朝天仰起,如瀑布般的长发直泄而下,一阵微风吹来,青丝在风中飘扬,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下,她接受阳光洗礼,散发圣洁光辉。

玄郸举步上前,发出声响,沓琉随即回眸一瞥。

这一瞥,玄郸只觉得这世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,喧嚣化为宁静。迈步上前,顾不得一切,他将她拥入怀中,领会身掠夺她的樱唇。

她只需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,就能令他丧失所有理智,彻底发狂。

舌尖霸道的探入她的红唇内,恣意与她的丁香小舌紧紧,厚实大手轻柔捧着她的头颅,不许她避开。

灼热的呼吸扑面而来,沓琉难以抗拒的任由他吻着,俏颜绯红与他四目相视,直勾勾望着他那蕴含炽情、深幽如墨的黑眸。

一旁服侍的宫女们又惊又讶,倒怞一口气。如此疯狂的吻着沓琉的男人,真是她们印象中向来冷静沉稳的王吗?

沓琉瞧见宫女们讶异的神情,轻轻推开他结实的胸膛,双颊绯红,在他怀中轻喘着气,「别这样……」

玄郸轻挥衣袖,宫女们立即退离。

沓琉眼见如今只剩他们两人独处,不禁心跳加快,「你……明明说过不会强迫我的,可是忘了此事?」

玄郸执起一绺青丝,落下轻吻,「情不自禁。」

是的,打从在山林中见到她的身影后,他便情不自禁的爱上她,不顾一切,不惜一切代价,就是要她。

沓琉双眼迷离的望着他那盈满深情的黑眸,双颊绯红,心跳如擂鼓,小手欲抚上他那俊逸非凡的脸庞,诉说内心不断萌生的情意,但骇人的记忆却又浮现脑海,柔荑就这么悬在半空中。

玄郸一把握住她的手,「妳在想什么?快说!」她的不对劲,任谁都看得出来,耐性已磨尽,他非要她回答。

在他的注视与逼迫下,沓琉掀了掀红唇,数度想开口告知,但到喉咙的话语仍被她硬生生吞下,两行清泪自颊边淌下。


看小说就来晚安小说网 m.wanantxt.net

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